当前位置:首页 > 企业新闻

我们只想死!今年3月,当我们离开通州白庙村的自助透析室时,蜗
本文摘要:我们只想死!-今年3月,当我们离开通州白庙村的自助透析室时,蜗居在这里的10名尿毒症患者受到了感动。

我们只想死!-今年3月,当我们离开通州白庙村的自助透析室时,蜗居在这里的10名尿毒症患者受到了感动。现在9个月过去了,自助透析室被禁止后,多次依赖生命的他们在哪里?还是绝望,还是已经陷入困境?新年快到了,我们从通州到达,到河北,穿越山西,到达内蒙古……我们想再告诉一个人,他们会让步吗?我们希望,他们和他们代表的人们不必为死而奋斗绝望,在家人、恋人、朋友的笑容中享受幸福,像普通人一样有权努力,谋求更好的生活。我们祈祷死了,还是奢望。

韩慕新:寂寞守护韩慕新:男,33岁,河北沧州盐山县人。韩慕新至今没有回到河北老家,之后回到北京拒绝接受通州区卫生局获得的免费血液透析。5月初,病友陈炳志回头看,韩慕新要求他不吃饭,为他送别。

陈炳志拍着他的肩膀说:兄弟啊,我想死。病人们一个接一个地回头看,韩慕新每天不吃馒头就有心回家。

他想要一个十岁的女儿。间隔一两个月,他利用血液透析的间隔,卖掉两口袋,回家看女儿。7月中旬,家乡再来一个人,把他叫到路边说话。

一年缺席三万元——这是家乡政府给予的最低金额。这意味着他自己还得花三四万元,他受不了,没回家。他唯一的生活来源于父亲。

父亲离职后,在一家工厂当门卫,每月有1000元的收益。搬出自助透析室后,他在燕郊租了一间平房。在狭小的房间里,摆着用砖头垫起来的床。两张黑被子揉成一团。

窗户漏风,房间里没有炉子,像冰室一样冷。晚上觉得冷冻了,他去附近的病友李丽丹家取暖了。李丽丹已经回到山西老家,她的家人回到这里打工赚钱。

晚上睡不着的时候,他躺在床上思念自助透析室的日子。当时,总是有很多人一起睡觉,聊天,玩游戏。

现在只剩下他了。除了血液透析的日子,他每天早上10点起床。在一起之后,他也无处可去。

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。表情是木然的。

如果你害怕,你必须和门口的小吃店喝口水。吃饱了,在那里随便买不吃的东西。九月的一天,他再婚了。

妻子明确提出,他立刻同意了。他说:你忘了拖人吗?我一分钱都快花钱了,早晚是杀人。她还年纪大了,赶紧去找一个。女儿对他作出判决,但依然要由妻子养育。

对妻子,他很感谢。这几年,妻子还在照顾他,还在养家。

他期待妻子能够娶到一个富人,依然很穷。现在他的无名指上戴着几年前妻子送给他的运输珠。魏强:我可以忍受当天魏强:男,35岁,内蒙古呼和浩特四子王旗人。魏强五月底回家了。

当时,四子王旗政府承诺,今年新农协最低缺席3.5万元,另外补助金3万元,承诺今后的政策不会更好。由于四子王旗没有血液透析设备,魏强在呼和浩特市租了房子。他自由选择了内蒙古医院。

因为比其他地方的血液透析析每次少20元,但每次大约600元。近年底,他开始向各部门索取自己的缺席和补助金,已经得到了2万元以上。他说:今年应该没问题,但明年还是悬着,不告诉承诺以后能不能还清。

魏强一个人住。但是,房间里有很多筷子。因为家人经常来看他。

天一燕,他们不会打电话告诉我穿衣服。这种感觉,只有亲人才能给。

他听到韩慕新再婚的消息,感到内疚。年初,他多次和韩慕新说,男人和女人不一样,女人生了孩子,男人支撑着,但男人得了这病,这房子就垮了。他觉得自己当初说的话看起来像恶魔,所以他感到内疚。

他知道再婚后的痛苦——7年前,重病的他哭着和妻子离婚了。他回到呼和浩特后,前妻多次打来电话,问候后挂了几句,后来没有联系过。有一天,他去同学家睡觉,发现一只小狗吓得躲在沙发底下,回答后才告诉他,这是同学的孩子带回家,但同学夫妇都不喜欢宠物。

他真的是小狗,把它喂来,叫欢乐。喜悦很好。魏强说:打招呼!打开前爪。

魏强说:椅子!屁股着地,平起身来。魏强还从通州带回了小猫。欢乐来了,房间里很繁荣,两个小家伙在房间里追我,玩游戏。

晚上睡觉的时候,魏强抱着小猫,欢欢地来嘴里。魏强不得不转身抱着欢乐睡觉,小猫偷偷躺在一边。

二十多天前,魏强送来了一只小猫。尼克不吃猫粮。五六能给它五六元一包。一天必须吃一美元。

我没有收益,一美元也是费用,最好找个好人。带走小猫后,他的心复活了。晚上回家,欢乐也默默地躺在地上。

不吃也不看。看到在北京卖车的只剩下3万元,魏强开始想办法赚钱。

他十多年前回到自己挂水果摊的市场,找到熟人回头看,做生意很难。他进了棋牌室,门可罗雀几天就关门了。

朋友们很照顾他,总是让他睡觉。一个买家电的朋友经常叫他找车主,每次给他50或100元。但而,魏强很少主动去找朋友。

他想让别人困难。等明年回暖,魏强想开车来买卫生纸。这也很可怕,成本也很低。花钱也是收益。

魏强

和别人借钱,生命在别人手里。自己赚钱,生命就在自己手里。

关于医疗保障的每一条新闻都让他对未来充满希望。听说福建有一个地方大病缺席,每年最高额想去20万元,他说:我想我能忍受到那天。李丽丹:幸运的是李丽丹:23岁,山西长治襄垣县人。李丽丹变白了,了,下巴也双了。

无菌层流病房,李丽丹戴着蓝色手术帽,躺在病床上。血液逐渐流入透析机,被双极鼓吹渗透的纯净水过滤器排出毒素,喧闹地流入她的体内。她暗黄的脸慢慢变红了。我给你们讲个笑话吧。

李丽丹对护士和病友们说。说着,她笑着说,笑着说。故事还没看完,她自己已经笑得很慢。

没有人听不懂她的笑话。但是,看到她甜美的样子,大家都不由得笑了。李丽丹说:我还是给你们讲鬼故事吧。下透析机时,李丽丹说:明天是平安夜,吃苹果和橙子,平安无事,想工作。

这也是家人对她的希望。回去后,姨妈给她戴了弥勒佛项链,妈妈又来了链子,用她的胳膊驱邪。李丽丹的回家路极其交错。5月,家乡来了一条消息,让她父亲回来聊聊。

整整一个月,她父亲在各个政府部门之间奔波。当地只有尼克每年缺席3万元,他们还不能分担其馀费用。父亲被迫回到北京。李丽丹曾多次试图选出参加北京台的公益真人秀节目《真情耀中华》。

在这个节目中,获胜的一方可以获得10万元救助金,但她最后没有去。这种病是一个无底洞,如果没有高额缺席,就算拿下这十万元,也不能明显解决问题。

九月初,我的家乡又松了一口气。当地政府承诺,回来后,李丽丹每次血液透析,只要支付50元,药费也可以缺席一部分。不是收取,每年自己要花费2万元左右,李丽丹同意了。她说:我想回家。

9月8日,父母和她一起回家,只留给弟弟在北京打工。自2006年生病以来,李丽丹第一次回家。

父母陪伴她在家待了两个月,回到北京打工赚钱。虽然很想要父母,但李丽丹并不寂寞。她的手机经常出现热线。

血液透析结束后,只要她稍微晚一点回家,手机后有时会听到叔叔、叔叔、叔叔、婶婶。祖母去车站等她。穷却幸福。

李丽丹在日记中写道:回想那个同病房的同龄人,知道她现在是否还活着,是否像我一样幸运死去。迄今为止,通州区六河医院免费血液透析时知道的患者打来电话,向她寻找哪里有自助透析室。现在,她幻想有一天可以安装人工肾脏,长时间不需要血液透析,也不需要吃异药,想去哪里就去哪里,那就是权利。23岁的她拒绝期待爱情。

期待越少,抑郁也越多。她打算明年暖和起来,让父母和弟弟回家,去广场卖羊肉串。

如果生意做得好,全家人就不两地分开。她自己也可以学习技术,将来养活自己,人生奔走。

胡爱玲:遇到流落的女儿胡爱玲:54岁,安徽滁州定远县人。6月初,胡爱玲的家乡为她办理了城镇居民医疗保险。

从那以后,她的医疗费可以缺席85%。另外,胡爱玲还有一个好消息。她和失散多年的两个女儿又取得了联系。1993年,她的婚姻经常发生变化后,离开家乡,和两个女儿失去了联系。

直到女儿看到自助透析室的报道,她才来。在电话里,她和两个女儿哭了。这是她们16年来第一次联络。

她从北京回老家时,在昆山工作的两个女儿也特意带着丈夫的孩子来看她。记忆中十几岁的女孩已经是孩子的母亲了。胡爱玲有时拿着手帕流泪。我以为这一代会成为你。

女儿给她买了衣服和鞋,然后每月给她寄1000元生活费。端午节,胡爱玲现任丈夫想从北京回来看她,又怕女儿不高兴。

胡爱玲小心地拒绝了女儿。来吧。你病了,他还能照顾你,我们有什么拒绝接受的吗?女儿劝诱允许,后来请胡爱玲夫妇去酒店吃饭。

胡爱玲还在旗号毛衣上,这次送给3岁的孙子。她正在等待新年时的家人。孙永琴:丈夫回到周围孙永琴:28岁,山西大同灵丘县人。

大同市灵丘县政府对孙永琴特事特办,减免她所有化疗费用,每年给她800元生活补贴。曾多次对她漠不关心的丈夫又回到了她身边。两人之后生活,孩子已经十岁了。

老公花3万元买了二手夏利,平时租赁结束了。由于县里没有血液透析设备,丈夫每周一、三、五小时进入车里,把孙永琴带回市里进行血液透析。

早上五点多到,晚上十点才能回家。跟上雪天,到家就得半夜了。

孙永琴说:能和女儿在一起,什么也不在乎。


本文关键词:爱玲,回家,妻子,亚博登录官方网站

本文来源:亚博登录官方网站-www.unlockfromimei.com